邵东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75|回复: 0

[国内资讯] 我们在大西沟石灰石矿被刘建萍等坑害所引发的悲惨遭遇

[复制链接]

8

帖子

0

好友

204

积分

幼儿园

Rank: 2

发表于 2018-7-16 12: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不问西东 于 2018-7-16 13:02 编辑

  尊敬的各级领导和全国广大媒体:

  我叫段灿,是重庆农民工代表,我与四川省南充县的蒙尧庆,河北省任丘市的周庆彪一行,随着西部大开发的号角的吹响,我们怀揣梦想来到了美丽而富饶的新疆。经过一番考察,我们在乌鲁木齐县萨尔达板乡后峡大西沟,与该地石灰石矿承包人陈利华签订了一个矿山开采劳务合同,因为是两个点共向其缴纳了150万元(前期100万保证金由段灿所交;后期50万由蒙尧庆、周庆彪所交)的安全生产保证金,可是实施后第二年就被原矿主刘建萍将该矿山倒卖转让了出去。这直接造成我们的经济损失高达600多万元。如今5年过去,一切损失无从挽回,并使我们彻底陷入到更加尴尬的危急之中,我们心如刀绞却又无可奈何,今恳切的盼望当地有关部门能够尽快的出面能解救我们,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事情的具体发生经过是这样的——

  

  2013年4月1日我们以我方段灿的名义,同新疆腾亿明荣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利华,签订了一份为期3年的《新疆腾亿明荣石灰石矿劳务承包开采合同》,合同载明了承包矿产名称及场地,明确了年承包开采量为80万吨,每吨的开采费为16元,上下浮动标准为3元1吨。约定的开采年限为2013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0日。后来我们却得知该矿的采矿许可证核准的年开采量却仅仅是9万吨,而腾亿明荣矿业公司显系在搞欺骗行为。经协商在合同签订后我方依约向其缴纳了100万元的安全生产保证金,另一处是缴纳了50万元的保证金。这样我方即开始租赁机械、组织人员进行开采前期的准备工作。2013年4月5日我们得到腾亿明荣矿业的通知进场,这才惊讶的发现原来矿山上的水、电、路根本都不通,施工人员住宿的条件也不具备,这些事我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只能是自己来花钱一一去解决。可恼的是在施工过程中我们所需炸药他们又不能及时供应,而且更为严重的是矿山所有权人也没有支付牧民的草场补偿费,当地萨尔乔克村民又前来阻挠我方的施工,导致我们从2013年9月至2014年长达近一年的时间不能正常开采,全年仅开采了4.2万吨,从而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问题还远远不至于此,据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况是,早于我们一月前,即2013年3月13日大西沟石灰石矿主刘建萍就与乌鲁木齐海纳川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经理仵俭签订了一个《承包合同》,已将该矿以600万元系两年承包期限承包给了海纳川矿业的仵俭。这是我们事后才知道的,而更为可怕的是仵俭居然又包给了腾亿明荣,他们间签订了《合作开采合同》,腾亿明荣开采,海纳川矿业的仵俭销售。一个叫段天明的人来签,而陈利华却是腾亿明荣法人,他让其的手下段天明又同我们签订了所谓的《劳务承包开采合同》,他们间的合作期限是2013年3月到2014年2月。真是不可理喻,这种坑害简直是令人无法想象的,当地有关部门视而不见,置若罔闻,我们只能任其摆布,上当受骗。然而更为恶劣和不可思议的是在2014年3月份左右,矿主刘建萍以层层管理环节太多,太麻烦为由,说管理层次太多生产秩序不能完善,他三番五次找到我们施工队来,说要协商注销我们所签订的劳务合同,来重新和他亲自签订三年期限,他还以能够免除所有保证金为诱饵,迫使我们回心转意来同他订立合同。当2014年4月28日刘建萍与仵俭解除了合同后,也算我们愚昧心想可以减少层层盘剥,就毫不考虑的答应了矿主同刘建萍签了合同,不过刘建萍明知矿产开采权只有一年期限,却和我们施工队是签下了2年和3年期的合同。可是更为离谱的是,这萨尔达板乡后峡大西沟矿主刘建萍,天良丧尽,他出尔反尔事后又居然是将这个面积仅为0.7825平方公里石灰石矿山私下以2千万的价格,再次转手整体出卖给了另外的人。这严重的侵害了我的权益,给我们造成了巨大损失。

  迫于万般无奈,我们于2014年7月向当地乌鲁木齐县法院提起了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原、被告之间签订的《新疆腾亿明荣石灰石矿劳务承包开采合同》无效;2、腾亿明荣矿业公司返还我缴纳的安全保证金100万元,其他被告承担连带责任;3、腾亿明荣矿业公司赔偿我的投资及各项损失83.4万元,其他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可谁曾想法院拖案一年多于2015年12月30日才下达了(2015)乌民一初字第150号判决书,对此进行了宣判,其判决结果是:该县法院认为我们同腾亿明荣矿业公司签订的合同有效,对于100万保证金由腾亿明荣来赔,大西沟石灰石矿或刘建萍不应当承担直接或连带返还责任,我们要求的承担损失赔偿问题也被一审法院驳回。值得说明的是,我们是2016年1月13日在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立案的,一直等到2016年8月15日,由金波开庭审理。结果还是维持了原判。

  对此,我们也不服,2016年向新疆高级法院提起再审,2017年4月2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高级人民法院,以(2017)新民申837号下达了《民 事 裁 定 书》,指出“涉案当事人签订的包括涉案合同在内的系列合同的性质均为采矿权承包(分包)合同,并非属于采矿权转让合同,且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属于有效合同。一、二审基于查明的事实,依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判决腾亿明荣矿业公司返还100万元安全保证金及对段灿基于无效合同主张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亦无不当。至于刘建萍整体转让大西沟石灰石矿与段灿依据合同主张合同权利并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一、二审未予审查,并无不当。”故裁定驳回了我们的再审申请。于是,我们又寻求检察机关的抗诉监督来帮助,检察院认为判决里部分合当,有一部分错误,但至今也没有形成书面的法律文书。我们打这简单的官司,从县法院到市法院一年,市法院到高级法院一年,申请抗诉又是一年。我们已经被整的精疲力尽。目前,就连2014年5月30日段天明代表腾亿明荣给我们写下454.94万元的欠费条,至今我们还没有到法院进行诉讼,因为我们知道这样司法环境是太令人担忧了。

  为了督促法院两年以来给我们执行的两处150万元的保证金返还,我们跑断腿法院也没有给我们执行回分文来,我们寻找媒体前来了解,来人却是被乌鲁木齐县法院进行了以强硬的恐吓,媒体们彻底被吓住竟知难而退的离去了。到现在我们真是走投无路了啊,只能自己为自己呐喊。

  《安全生产法》规定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或有资质的个人才能承包经营,国务院发布的《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规定采矿权不允许承包,国土资源部发布的《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第38条规定采矿权所有权人不得将采矿权以承包方式让他人进行开采经营。尽管我们后来得知该矿的真正所有权人是刘建萍,刘建萍将该石灰石矿承包给仵俭,仵俭又转包给段天明,这种层层转包的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当年,我们按照矿方的要求为了完成年产任务,我们千方百计,夜以继日投入大量生产设备和人力,劳务与设备花费高达350多万,还不包括保证金。事发后我们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为了讨回公道,我们在2014年5月份我们所有的施工队去乌鲁木齐县政府讨个说法,经过县领导组织了由信访相关部门牵头,劳动监察、安监、司法,桑胜杰(矿主的儿子),多次协商无果,才建议我们走司法途径的。而通过法院两三年来也是寸步难行,保证金的退还问题我们曾找到了县法院的执行局,局领导杨警官和阿警官说让我们自己去抓人,逮到被执行人后就给他们打电话。这到底是种程序吗?请问抓人能是我们的权利么?

  而刘建萍这个法盲更是胆大妄为,他卖掉了矿山当我们去找他他竟然说“矿山是我私人的,由我不由你”,更可气的是他把我们的一切财产都据为己有,包括劳务,机器设备,房屋等所有他都拒不认可了。我们真是欲哭无泪!

  党中央号召进行西部大开发,大力推进西部发展,强化新疆的经济开发深度,然而我们的遭遇却是不是太过悲催了呢?当地的这种环境实在令人堪忧,我们来疆投资和建设,当地到底该进行怎样的对口衔接呢?当地企业家和中间商贩子一味无法无天,以欺诈称王称霸,为所欲为,单是强收的所谓的安全保证金也无法追回。我们希望新疆当地能够优化司法环境,打造法制政府,治理慵懒散,提高政府效能,优化营商环境,给外来商人们更多一点的生存路!最后我们衷心盼望更多的媒体能够关注我们的遭遇,早日解决我们的棘手问题!特此,致谢!

  

  投诉人:新疆乌鲁木齐县萨尔达板乡后峡大西沟石灰石矿

  受害者 联系电话:段灿18119172333

  蒙尧庆18681725236

  周庆彪13833988859

  2018年7月9日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好搜中搜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