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东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10|回复: 0

[原创] 父亲的遗憾

  [复制链接]

186

帖子

2

好友

2889

积分

大学生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12-26 12: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图文/阿桂

我默默伫立在父亲墓前,神情木然地凝视着墓碑上的遗像和墓誌铭,心潮如墓地石湾山下拦河大坝冲栅闸口的蒸水,汹涌澎湃,波浪涛涛,难以平静。父亲生前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浮现眼前。

<一>

1984年初冬深夜, 父亲拖着疲惫双腿踏进家门,径直走向卧室,和衣倒在床上,嚎啕大哭。母亲在睡梦中惊醒,弄不清父亲因为何事。在她记忆中,父亲这般如此伤心恸哭,曾经有过两次:一次是1959年祖母去世时;另一次是1976年9月9日听到毛主席逝世广播后。
男儿有泪不轻弹,实是有了伤心事。母亲深信,父亲一定遇到了伤心事,轻轻推搡父亲身子,试探问:
“出么子事啦?”
不问还罢,一问父亲哭得更加伤心,不能自抑。母亲见状,恼恨地埋怨说:
“一个大男人,深更半夜鬼哭狼嚎,知道你爷娘早死了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死了爷娘哩!"
父亲这才慢慢平静下来,抽咽着说出了事情原委:
公社前几天开了动员大会,要将田土分到各户。为尽快落实决定,公社向大队派了工作组。邻近大队从82年开始,陆续分田到户,我们大队一直没分,还在继续搞集体。大队干部都是些苦大仇深,根正苗红的土改根子,思想不通,顶着不分,公社也不好强迫;况且,大队农田基本建设在省里县里都稍有名声,享有蒸水石湾拦河坝得天独厚的水利资源。从1966年开始,利用了拦河坝水力抽水、碾米、发电,成为全县首批自办水电的农村大队。抗旱不用人工水车,抽水机将蒸水河水翻山越岭哗啦啦送入稻田;家家告别了煤油灯,用上了干净明亮的电灯;水轮碾米机将稻谷碾成晶亮晶亮的白米,告別了手推泥竹推子剥谷,脚踏木石碓子碾米的糙米时代。如今吃的是白花花香喷喷的白米饭,照明用电灯,灌溉自来水。社员虽不富有,但有吃有穿,袋里还有余钱,生活又很安定,心满意足,觉得过上了幸福生活。大队还有铸造厂,园艺場;运输有汽车,耕田有拖拉机;经济作物有茶叶、黄花、蜜桔、奈李、贡梨、水蜜桃等诸多品种。除部分供给社员享用,大部分向外出售,收入颇丰。大队集体经济一年更比一年好,社员收入也一年比一年高。周边大队、生产队干部工资、生活补贴靠向社員收上调款;我们大队从1972年开始,不仅不要社员向大队上交一分钱,大队农田基本建设、学校民办教师工资,合作医疗经费等费用全由大队集体积累支出。父亲那班子大队干部办事公道,清正廉洁,社员对他们信任,拥护支持党支部管委会不分田土到户。
但是,这次公社发了狠话:
“谁不将田土包产到户,谁就是绊脚石,就要搬开谁。”
大队党支部和管委会干部知道再也頂不下去,开了几次会统一思想。今晚讨论到深夜,最后决定执行上级指示:将队办企业、拖拉机、运输汽车承包或拍卖;土地按人头分到各户。
母亲听完父亲的陈述,又好气又好笑,赌气地劝父亲说:
“分就分吧!大队又不是你一个人的,用得着伤心么?”
母亲话音刚落,父亲又嚎啕大哭起来,哽咽说:
“水电厂、碾米厂、翻砂厂没啦!茶园、橘园、梨园、桃园,杉竹基地,黄花菜基地散啦!我们近三十年艰难闯出的集体化道路,含辛茹苦建立的集体经济,几句话说毁便毁,还走什么集体富裕道路啊!”

<二>

父亲是从民国走过来的人,饱受过单干小农经济的苦头。如今才尝到集体化给农民带来的甜头。他心里深刻体会到:要将几千年一家一户农民个体经济,引导走上集体化道路多么不易。
我家祖上无田无地,全靠帮工度日。祖父后来在小镇上开了家染布小作坊,勉强维持全家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父亲七岁那年,痢疾夺去祖父生命,染坊无人经营,全家生活无靠。祖母年过半百,又是小足女人,不能出户帮工。于是变卖了染布作坊,添制三张床铺被窝,利用自家房子开了家路边小伙铺,隔三差五也有几个过路挑夫吃饭住宿,勉强维持母子生活。那年代,孤儿寡母,势单力薄,豪绅乡丁常来敲诈;流氓地痞、族长屡屡上门作恶,日子比黄连还苦啊!
父亲十三岁开始帮人打短工,稍长往来宝庆与桂林之间,替人挑脚送货挣钱。后来战乱不断,“躲日本”,“走败兵”,风雨飘摇,天无宁日,岁月水深火热,日子苦不堪言。
春雷一声震天响,来了救星共产党,来了恩人毛主席。1949年冬,村里来了土改工作队,父亲当上民兵中队长,上夜校,学文化,懂得了穷人闹革命的道理,积极投身土改闹翻身,斗地主分田地。我家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田地,有了自己的山林,还有了自己四分之一头牛。父亲和乡亲们,成了田地主人,成了国家主人。父亲感恩共产党,决心永跟党走,不久加入了党组织。在党和毛主席英明领导下,积极参加清匪反霸,带领群众努力生产,为巩固民主政权努力工作。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几千年没有土地的农民有了土地,生产热情空前高涨。有些人却因为缺少劳力,因为不懂耕种技术,收成无望,土地荒芜;遇上天旱水涝,颗粒无收,衣食仍然无着。村民还是穷的越穷,富的愈富;穷者卖田,富者囤地,农村又现两极分化。父亲在乡政府指导下,组织十几户缺劳力缺技术农户,成立了帮工互助组,那年粮食喜获丰收。村民尝到甜头,参加互助组的越来越多。后来成立了初级农业合作社,父亲被推为合作社社长。社员以田地、耕牛、农具等生产资料入社,实行集体生产,按股分红。
1956年夏,禾苗正待抽穗揚花,老天持续几十天未下雨,村里塘干沟枯,禾田裂缝。父亲带领全社社员,调集二十多条脚踏水车,组成水车长龙,翻越半里山坳,在蒸水河挖沙凼车水浇灌稻田,不仅保住禾苗,还喜获大丰收。那些耕牛农具齐全,田地靠近水边便于灌溉、思想保守死也不肯入社的富裕农民,看到了农业合作社集体的优越性,纷纷找父亲要求入社。1957年,初级社转办成高级社,父亲当上高级社社长和党支部书记;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父亲先后担任大队长、大队党支部书记。

<三>

1958年秋收过后,蒸水河畔石湾忽然热闹起来。石湾山上,炮声隆隆,开山凿石 ;石湾山下红旗猎猎,彩旗飘扬,喇叭高歌,人流如潮;河滩上独轮车穿梭,水车吐沫,号子声声,夯声震耳。公社成立“石湾拦河坝建设指挥部”,组织近万人冬修水利大会战,拦河筑坝,围沙蓄水,治理蒸水水害。父亲参与指挥部工作,带领全大队社员投入大会战,用肩扛人拉石头的拼劲,日夜奋战半年。次年春讯前,蒸水河上建成一座宏伟石筑拦河大坝。后来,父亲在“农业学大寨”精神鼓舞下,自筹资金(春节期间,晚上带领青年社员舞狮、耍车马灯得到的红包钱),利用拦河坝蓄水,装上二台水轮机抽水,带领社员开沟修渠,将蒸水引入田垅,田地从此旱劳保收;筑堤垦滩,将洪涝冲积形成的100多亩荒沙滩复垦成良田;在开山凿石形成的山坡上开出梯土,栽上齐橙和密桔。
1964冬,父亲到省城长沙参加全省农田基本建设先进表彰会。回来时,捧回一张“湖南省农田基本建设先进单位”金光闪闪大奖状。父亲第一次去省城,第一次见到大领导,感到无限荣幸。父亲兴奋地对我们说:
“我们县只有二位代表参加,省里大官省委副书记李瑞山亲自为我发奖状哩!”
我们并不知道省委副书记到底是多大官,但都为他能上省城开会感到自豪和骄傲。父亲不无遗憾地说:
“生活太好了,有些菜见都没见过;住在烈士公园旁边的湖南宾馆,地上全部是地毯,走路脚都不敢踩上去呢!”
从省里回来后,父亲工作干劲更足了。66年,大队买回一台二手发电机,利用水轮机发电,村里家家告別了煤油灯,第一次用上电灯;70年代,大队又建成翻砂厂,组织能工巧匠为城里大工厂生产配件,产品畅销湖南各地;用积累资金买了一台东方红四轮拖拉机,既下田耕地又上路跑运输。社员劳动强度减轻,耕地效率质量提高;后来又买了货运汽车,既为社员运输生活用煤和肥料种子等生产资料,又为大队工厂运料送货。
正当父亲踌緒满志,准备扩大队办企业,选调一批年青人进工厂时,上面说要分田单干,工厂、农机具、果园、林木都要承包到户。如同当头浇一盆凉水,父亲心里无论如何也想不开,成了一条死疙瘩。

<四>

分田单干第二年,父亲六十岁,向公社提出辞呈。公社书记再三挽留,他死活不愿继续干下去。2007年农历四月二十七日,父亲因病突然去世,村民闻讯,络绎不绝自发前来吊唁。有些村民还千里迢迢从外地赶回,在父亲灵前失声痛哭。出殡那天,送葬队伍长达一里多路长。父亲去世时,离开村支书岗位已有二十多年,仍然如此受人尊敬,我们兄弟既感动,又迷惑。
"满爹爹为村里办了很多好事,社员有难从来都乐意帮忙,为人正直廉洁,从不收人礼物。”
村里有个叫四嫂的村妇赞赏父亲的这番话,使我想起父亲和母亲的一次争吵。
1972年中秋,我携一家子回到了家。那天,父亲同母亲争吵得非常凶火,起因为一袋四、五斤重花生。父亲发現家里有袋花生,向母亲打听,知是四嫂送来的。父亲一听火了,指责母亲不该收人礼物,要母亲马上给四嫂送回去。母亲感到委屈,说自己再三拒收不成,碍于情面收下后,向四嫂回赠了两斤白糖。母亲强调,花生和白糖钱差不多,礼尚往来,没沾便宜,坚决不愿退回去。
四嫂夫妇原是本大队人,后住外大队,要求回迁老家。四嫂全家迁回,牵涉到口粮分配。村里人多地少,事关社员切身利益,个别干部和社员不同意。父亲请求公社做好两个大队之间协调,自已反复向大队干部、生产队社员做思想工作,四嫂一家才如愿以偿。这几斤花生,是四嫂对父亲表示感谢。父亲严厉地对母亲说:
“替人办事收受礼物,这叫受贿,轻则党内处分,重则开除党籍坐牢。你收礼是想将我送进牢房啊!”
提及进牢房,母亲感到问题严重。她清楚地记得:农业合作社时期,有位社员的女婿是外乡信用社干部,女儿每次来看父母,不是红枣炖猪脚,便是黄芪清蒸鸡。母亲埋怨说:
“看人家女婿几多好,你送了什么给你丈老子和丈母娘?”
父亲听后,装聋作哑不答话。没过一年,那人的女婿被关进了牢房,据说是贪污。父亲对母亲说:
“你不是羡慕別人女婿吗?不会也想让我去贪污坐牢吧!”
从那以后,母亲再也不敢在父亲面前说攀比的话。 今天父亲又提到坐牢的事,她已无话可说,只好亲自将花生送回四嫂家,倒贴了两斤白糖。
父亲常常告诫我们兄弟:
“做人不要好高婺远,要脚踏实地;不要贪财图利,要老实做人。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三反五反,整风反右,反浮夸风,小四清等,别人吃不下饭,睡不了觉。我能吃能睡,心里轻松坦然。”
父亲不仅清正廉洁,而且开明豁达。他在村里任职三十多年里,重视教育:文革期间自筹资金搬迁本大队学校,千方百计保护学校教师免受批斗;重视人材输送:村里高中以上优秀青年,大多送进大学或工厂。我们大队复退军人都进了工矿企业,当上人人羡慕的工人,连邻村的村民都佩服满爹的为人。这些人感谢父亲的培养,只要一回到老家,一定要去看望父亲。

<五>

父亲退下后不久,水轮发电机和碾米机卖了,水轮发电机房摇摇欲堕;茶园和橘园荒芜,杂草丛生;翻砂厂私人承包经营不善,也倒闭关门;竹杉林木砍伐贻尽,剩下光秃秃山头;村里干部工资补贴又重新走上向村民摊派上交的老路。
父亲退后的那些年,时常还到村里各处走走,每每看到破败的場景,暗自忧伤流泪。逝世前的那个月,父亲已染病在身,要我陪他在村里走了一圈。老人见到他,都围上来向他问长问短。看到坝垮泥淤的沟渠、山塘,杂草丛生的荒芜水田,父亲摇头长叹说: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田地是农民命根子。如今命根子都不要了,怎么行啊!”
看到荊棘丛生的果园不见果树,茶园不见茶叶,黄花菜不见蔸苗,水轮发电机房破败萧条,连连顿足长叹:
“败家子啊!败家子啊!”
父亲郑重地嘱咐我说:
“桂儿啊,我今后死了,就埋在这石湾山上,让我守着拦河石坝,别让它垮了,别让蒸水再为害两岸乡亲!”
万万没有料到,二十多天后,父亲突然离世。当时在家里服侍父母的我如五雷轰顶,肝肠寸断。时至今日,每每回忆,仍然愧疚莫及,泪如泉涌。
如今,父亲和母亲都长眠在石湾山上,守着他亲自参加指挥修筑的石湾拦河大坝,守着他为之奋斗的社会主义建设成果。
     父亲的遗憾
                图文/阿桂

我默默伫立在父亲墓前,神情木然地凝视着墓碑上的遗像和墓誌铭,心潮如墓地石湾山下拦河大坝冲栅闸口的蒸水,汹涌澎湃,波浪涛涛,难以平静。父亲生前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浮现眼前。

<一>

1984年初冬深夜, 父亲拖着疲惫双腿踏进家门,径直走向卧室,和衣倒在床上,嚎啕大哭。母亲在睡梦中惊醒,弄不清父亲因为何事。在她记忆中,父亲这般如此伤心恸哭,曾经有过两次:一次是1959年祖母去世时;另一次是1976年9月9日听到毛主席逝世广播后。
男儿有泪不轻弹,实是有了伤心事。母亲深信,父亲一定遇到了伤心事,轻轻推搡父亲身子,试探问:
“出么子事啦?”
不问还罢,一问父亲哭得更加伤心,不能自抑。母亲见状,恼恨地埋怨说:
“一个大男人,深更半夜鬼哭狼嚎,知道你爷娘早死了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死了爷娘哩!"
父亲这才慢慢平静下来,抽咽着说出了事情原委:
公社前几天开了动员大会,要将田土分到各户。为尽快落实决定,公社向大队派了工作组。邻近大队从82年开始,陆续分田到户,我们大队一直没分,还在继续搞集体。大队干部都是些苦大仇深,根正苗红的土改根子,思想不通,顶着不分,公社也不好强迫;况且,大队农田基本建设在省里县里都稍有名声,享有蒸水石湾拦河坝得天独厚的水利资源。从1966年开始,利用了拦河坝水力抽水、碾米、发电,成为全县首批自办水电的农村大队。抗旱不用人工水车,抽水机将蒸水河水翻山越岭哗啦啦送入稻田;家家告别了煤油灯,用上了干净明亮的电灯;水轮碾米机将稻谷碾成晶亮晶亮的白米,告別了手推泥竹推子剥谷,脚踏木石碓子碾米的糙米时代。如今吃的是白花花香喷喷的白米饭,照明用电灯,灌溉自来水。社员虽不富有,但有吃有穿,袋里还有余钱,生活又很安定,心满意足,觉得过上了幸福生活。大队还有铸造厂,园艺場;运输有汽车,耕田有拖拉机;经济作物有茶叶、黄花、蜜桔、奈李、贡梨、水蜜桃等诸多品种。除部分供给社员享用,大部分向外出售,收入颇丰。大队集体经济一年更比一年好,社员收入也一年比一年高。周边大队、生产队干部工资、生活补贴靠向社員收上调款;我们大队从1972年开始,不仅不要社员向大队上交一分钱,大队农田基本建设、学校民办教师工资,合作医疗经费等费用全由大队集体积累支出。父亲那班子大队干部办事公道,清正廉洁,社员对他们信任,拥护支持党支部管委会不分田土到户。
但是,这次公社发了狠话:
“谁不将田土包产到户,谁就是绊脚石,就要搬开谁。”
大队党支部和管委会干部知道再也頂不下去,开了几次会统一思想。今晚讨论到深夜,最后决定执行上级指示:将队办企业、拖拉机、运输汽车承包或拍卖;土地按人头分到各户。
母亲听完父亲的陈述,又好气又好笑,赌气地劝父亲说:
“分就分吧!大队又不是你一个人的,用得着伤心么?”
母亲话音刚落,父亲又嚎啕大哭起来,哽咽说:
“水电厂、碾米厂、翻砂厂没啦!茶园、橘园、梨园、桃园,杉竹基地,黄花菜基地散啦!我们近三十年艰难闯出的集体化道路,含辛茹苦建立的集体经济,几句话说毁便毁,还走什么集体富裕道路啊!”

<二>

父亲是从民国走过来的人,饱受过单干小农经济的苦头。如今才尝到集体化给农民带来的甜头。他心里深刻体会到:要将几千年一家一户农民个体经济,引导走上集体化道路多么不易。
我家祖上无田无地,全靠帮工度日。祖父后来在小镇上开了家染布小作坊,勉强维持全家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父亲七岁那年,痢疾夺去祖父生命,染坊无人经营,全家生活无靠。祖母年过半百,又是小足女人,不能出户帮工。于是变卖了染布作坊,添制三张床铺被窝,利用自家房子开了家路边小伙铺,隔三差五也有几个过路挑夫吃饭住宿,勉强维持母子生活。那年代,孤儿寡母,势单力薄,豪绅乡丁常来敲诈;流氓地痞、族长屡屡上门作恶,日子比黄连还苦啊!
父亲十三岁开始帮人打短工,稍长往来宝庆与桂林之间,替人挑脚送货挣钱。后来战乱不断,“躲日本”,“走败兵”,风雨飘摇,天无宁日,岁月水深火热,日子苦不堪言。
春雷一声震天响,来了救星共产党,来了恩人毛主席。1949年冬,村里来了土改工作队,父亲当上民兵中队长,上夜校,学文化,懂得了穷人闹革命的道理,积极投身土改闹翻身,斗地主分田地。我家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田地,有了自己的山林,还有了自己四分之一头牛。父亲和乡亲们,成了田地主人,成了国家主人。父亲感恩共产党,决心永跟党走,不久加入了党组织。在党和毛主席英明领导下,积极参加清匪反霸,带领群众努力生产,为巩固民主政权努力工作。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几千年没有土地的农民有了土地,生产热情空前高涨。有些人却因为缺少劳力,因为不懂耕种技术,收成无望,土地荒芜;遇上天旱水涝,颗粒无收,衣食仍然无着。村民还是穷的越穷,富的愈富;穷者卖田,富者囤地,农村又现两极分化。父亲在乡政府指导下,组织十几户缺劳力缺技术农户,成立了帮工互助组,那年粮食喜获丰收。村民尝到甜头,参加互助组的越来越多。后来成立了初级农业合作社,父亲被推为合作社社长。社员以田地、耕牛、农具等生产资料入社,实行集体生产,按股分红。
1956年夏,禾苗正待抽穗揚花,老天持续几十天未下雨,村里塘干沟枯,禾田裂缝。父亲带领全社社员,调集二十多条脚踏水车,组成水车长龙,翻越半里山坳,在蒸水河挖沙凼车水浇灌稻田,不仅保住禾苗,还喜获大丰收。那些耕牛农具齐全,田地靠近水边便于灌溉、思想保守死也不肯入社的富裕农民,看到了农业合作社集体的优越性,纷纷找父亲要求入社。1957年,初级社转办成高级社,父亲当上高级社社长和党支部书记;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父亲先后担任大队长、大队党支部书记。

<三>

1958年秋收过后,蒸水河畔石湾忽然热闹起来。石湾山上,炮声隆隆,开山凿石 ;石湾山下红旗猎猎,彩旗飘扬,喇叭高歌,人流如潮;河滩上独轮车穿梭,水车吐沫,号子声声,夯声震耳。公社成立“石湾拦河坝建设指挥部”,组织近万人冬修水利大会战,拦河筑坝,围沙蓄水,治理蒸水水害。父亲参与指挥部工作,带领全大队社员投入大会战,用肩扛人拉石头的拼劲,日夜奋战半年。次年春讯前,蒸水河上建成一座宏伟石筑拦河大坝。后来,父亲在“农业学大寨”精神鼓舞下,自筹资金(春节期间,晚上带领青年社员舞狮、耍车马灯得到的红包钱),利用拦河坝蓄水,装上二台水轮机抽水,带领社员开沟修渠,将蒸水引入田垅,田地从此旱劳保收;筑堤垦滩,将洪涝冲积形成的100多亩荒沙滩复垦成良田;在开山凿石形成的山坡上开出梯土,栽上齐橙和密桔。
1964冬,父亲到省城长沙参加全省农田基本建设先进表彰会。回来时,捧回一张“湖南省农田基本建设先进单位”金光闪闪大奖状。父亲第一次去省城,第一次见到大领导,感到无限荣幸。父亲兴奋地对我们说:
“我们县只有二位代表参加,省里大官省委副书记李瑞山亲自为我发奖状哩!”
我们并不知道省委副书记到底是多大官,但都为他能上省城开会感到自豪和骄傲。父亲不无遗憾地说:
“生活太好了,有些菜见都没见过;住在烈士公园旁边的湖南宾馆,地上全部是地毯,走路脚都不敢踩上去呢!”
从省里回来后,父亲工作干劲更足了。66年,大队买回一台二手发电机,利用水轮机发电,村里家家告別了煤油灯,第一次用上电灯;70年代,大队又建成翻砂厂,组织能工巧匠为城里大工厂生产配件,产品畅销湖南各地;用积累资金买了一台东方红四轮拖拉机,既下田耕地又上路跑运输。社员劳动强度减轻,耕地效率质量提高;后来又买了货运汽车,既为社员运输生活用煤和肥料种子等生产资料,又为大队工厂运料送货。
正当父亲踌緒满志,准备扩大队办企业,选调一批年青人进工厂时,上面说要分田单干,工厂、农机具、果园、林木都要承包到户。如同当头浇一盆凉水,父亲心里无论如何也想不开,成了一条死疙瘩。

<四>

分田单干第二年,父亲六十岁,向公社提出辞呈。公社书记再三挽留,他死活不愿继续干下去。2007年农历四月二十七日,父亲因病突然去世,村民闻讯,络绎不绝自发前来吊唁。有些村民还千里迢迢从外地赶回,在父亲灵前失声痛哭。出殡那天,送葬队伍长达一里多路长。父亲去世时,离开村支书岗位已有二十多年,仍然如此受人尊敬,我们兄弟既感动,又迷惑。
"满爹爹为村里办了很多好事,社员有难从来都乐意帮忙,为人正直廉洁,从不收人礼物。”
村里有个叫四嫂的村妇赞赏父亲的这番话,使我想起父亲和母亲的一次争吵。
1972年中秋,我携一家子回到了家。那天,父亲同母亲争吵得非常凶火,起因为一袋四、五斤重花生。父亲发現家里有袋花生,向母亲打听,知是四嫂送来的。父亲一听火了,指责母亲不该收人礼物,要母亲马上给四嫂送回去。母亲感到委屈,说自己再三拒收不成,碍于情面收下后,向四嫂回赠了两斤白糖。母亲强调,花生和白糖钱差不多,礼尚往来,没沾便宜,坚决不愿退回去。
四嫂夫妇原是本大队人,后住外大队,要求回迁老家。四嫂全家迁回,牵涉到口粮分配。村里人多地少,事关社员切身利益,个别干部和社员不同意。父亲请求公社做好两个大队之间协调,自已反复向大队干部、生产队社员做思想工作,四嫂一家才如愿以偿。这几斤花生,是四嫂对父亲表示感谢。父亲严厉地对母亲说:
“替人办事收受礼物,这叫受贿,轻则党内处分,重则开除党籍坐牢。你收礼是想将我送进牢房啊!”
提及进牢房,母亲感到问题严重。她清楚地记得:农业合作社时期,有位社员的女婿是外乡信用社干部,女儿每次来看父母,不是红枣炖猪脚,便是黄芪清蒸鸡。母亲埋怨说:
“看人家女婿几多好,你送了什么给你丈老子和丈母娘?”
父亲听后,装聋作哑不答话。没过一年,那人的女婿被关进了牢房,据说是贪污。父亲对母亲说:
“你不是羡慕別人女婿吗?不会也想让我去贪污坐牢吧!”
从那以后,母亲再也不敢在父亲面前说攀比的话。 今天父亲又提到坐牢的事,她已无话可说,只好亲自将花生送回四嫂家,倒贴了两斤白糖。
父亲常常告诫我们兄弟:
“做人不要好高婺远,要脚踏实地;不要贪财图利,要老实做人。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三反五反,整风反右,反浮夸风,小四清等,别人吃不下饭,睡不了觉。我能吃能睡,心里轻松坦然。”
父亲不仅清正廉洁,而且开明豁达。他在村里任职三十多年里,重视教育:文革期间自筹资金搬迁本大队学校,千方百计保护学校教师免受批斗;重视人材输送:村里高中以上优秀青年,大多送进大学或工厂。我们大队复退军人都进了工矿企业,当上人人羡慕的工人,连邻村的村民都佩服满爹的为人。这些人感谢父亲的培养,只要一回到老家,一定要去看望父亲。

<五>

父亲退下后不久,水轮发电机和碾米机卖了,水轮发电机房摇摇欲堕;茶园和橘园荒芜,杂草丛生;翻砂厂私人承包经营不善,也倒闭关门;竹杉林木砍伐贻尽,剩下光秃秃山头;村里干部工资补贴又重新走上向村民摊派上交的老路。
父亲退后的那些年,时常还到村里各处走走,每每看到破败的場景,暗自忧伤流泪。逝世前的那个月,父亲已染病在身,要我陪他在村里走了一圈。老人见到他,都围上来向他问长问短。看到坝垮泥淤的沟渠、山塘,杂草丛生的荒芜水田,父亲摇头长叹说: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田地是农民命根子。如今命根子都不要了,怎么行啊!”
看到荊棘丛生的果园不见果树,茶园不见茶叶,黄花菜不见蔸苗,水轮发电机房破败萧条,连连顿足长叹:
“败家子啊!败家子啊!”
父亲郑重地嘱咐我说:
“桂儿啊,我今后死了,就埋在这石湾山上,让我守着拦河石坝,别让它垮了,别让蒸水再为害两岸乡亲!”
万万没有料到,二十多天后,父亲突然离世。当时在家里服侍父母的我如五雷轰顶,肝肠寸断。时至今日,每每回忆,仍然愧疚莫及,泪如泉涌。
如今,父亲和母亲都长眠在石湾山上,守着他亲自参加指挥修筑的石湾拦河大坝,守着他为之奋斗的社会主义建设成果。

     父亲的遗憾
                图文/阿桂

我默默伫立在父亲墓前,神情木然地凝视着墓碑上的遗像和墓誌铭,心潮如墓地石湾山下拦河大坝冲栅闸口的蒸水,汹涌澎湃,波浪涛涛,难以平静。父亲生前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浮现眼前。

<一>

1984年初冬深夜, 父亲拖着疲惫双腿踏进家门,径直走向卧室,和衣倒在床上,嚎啕大哭。母亲在睡梦中惊醒,弄不清父亲因为何事。在她记忆中,父亲这般如此伤心恸哭,曾经有过两次:一次是1959年祖母去世时;另一次是1976年9月9日听到毛主席逝世广播后。
男儿有泪不轻弹,实是有了伤心事。母亲深信,父亲一定遇到了伤心事,轻轻推搡父亲身子,试探问:
“出么子事啦?”
不问还罢,一问父亲哭得更加伤心,不能自抑。母亲见状,恼恨地埋怨说:
“一个大男人,深更半夜鬼哭狼嚎,知道你爷娘早死了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死了爷娘哩!"
父亲这才慢慢平静下来,抽咽着说出了事情原委:
公社前几天开了动员大会,要将田土分到各户。为尽快落实决定,公社向大队派了工作组。邻近大队从82年开始,陆续分田到户,我们大队一直没分,还在继续搞集体。大队干部都是些苦大仇深,根正苗红的土改根子,思想不通,顶着不分,公社也不好强迫;况且,大队农田基本建设在省里县里都稍有名声,享有蒸水石湾拦河坝得天独厚的水利资源。从1966年开始,利用了拦河坝水力抽水、碾米、发电,成为全县首批自办水电的农村大队。抗旱不用人工水车,抽水机将蒸水河水翻山越岭哗啦啦送入稻田;家家告别了煤油灯,用上了干净明亮的电灯;水轮碾米机将稻谷碾成晶亮晶亮的白米,告別了手推泥竹推子剥谷,脚踏木石碓子碾米的糙米时代。如今吃的是白花花香喷喷的白米饭,照明用电灯,灌溉自来水。社员虽不富有,但有吃有穿,袋里还有余钱,生活又很安定,心满意足,觉得过上了幸福生活。大队还有铸造厂,园艺場;运输有汽车,耕田有拖拉机;经济作物有茶叶、黄花、蜜桔、奈李、贡梨、水蜜桃等诸多品种。除部分供给社员享用,大部分向外出售,收入颇丰。大队集体经济一年更比一年好,社员收入也一年比一年高。周边大队、生产队干部工资、生活补贴靠向社員收上调款;我们大队从1972年开始,不仅不要社员向大队上交一分钱,大队农田基本建设、学校民办教师工资,合作医疗经费等费用全由大队集体积累支出。父亲那班子大队干部办事公道,清正廉洁,社员对他们信任,拥护支持党支部管委会不分田土到户。
但是,这次公社发了狠话:
“谁不将田土包产到户,谁就是绊脚石,就要搬开谁。”
大队党支部和管委会干部知道再也頂不下去,开了几次会统一思想。今晚讨论到深夜,最后决定执行上级指示:将队办企业、拖拉机、运输汽车承包或拍卖;土地按人头分到各户。
母亲听完父亲的陈述,又好气又好笑,赌气地劝父亲说:
“分就分吧!大队又不是你一个人的,用得着伤心么?”
母亲话音刚落,父亲又嚎啕大哭起来,哽咽说:
“水电厂、碾米厂、翻砂厂没啦!茶园、橘园、梨园、桃园,杉竹基地,黄花菜基地散啦!我们近三十年艰难闯出的集体化道路,含辛茹苦建立的集体经济,几句话说毁便毁,还走什么集体富裕道路啊!”

<二>

父亲是从民国走过来的人,饱受过单干小农经济的苦头。如今才尝到集体化给农民带来的甜头。他心里深刻体会到:要将几千年一家一户农民个体经济,引导走上集体化道路多么不易。
我家祖上无田无地,全靠帮工度日。祖父后来在小镇上开了家染布小作坊,勉强维持全家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父亲七岁那年,痢疾夺去祖父生命,染坊无人经营,全家生活无靠。祖母年过半百,又是小足女人,不能出户帮工。于是变卖了染布作坊,添制三张床铺被窝,利用自家房子开了家路边小伙铺,隔三差五也有几个过路挑夫吃饭住宿,勉强维持母子生活。那年代,孤儿寡母,势单力薄,豪绅乡丁常来敲诈;流氓地痞、族长屡屡上门作恶,日子比黄连还苦啊!
父亲十三岁开始帮人打短工,稍长往来宝庆与桂林之间,替人挑脚送货挣钱。后来战乱不断,“躲日本”,“走败兵”,风雨飘摇,天无宁日,岁月水深火热,日子苦不堪言。
春雷一声震天响,来了救星共产党,来了恩人毛主席。1949年冬,村里来了土改工作队,父亲当上民兵中队长,上夜校,学文化,懂得了穷人闹革命的道理,积极投身土改闹翻身,斗地主分田地。我家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田地,有了自己的山林,还有了自己四分之一头牛。父亲和乡亲们,成了田地主人,成了国家主人。父亲感恩共产党,决心永跟党走,不久加入了党组织。在党和毛主席英明领导下,积极参加清匪反霸,带领群众努力生产,为巩固民主政权努力工作。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几千年没有土地的农民有了土地,生产热情空前高涨。有些人却因为缺少劳力,因为不懂耕种技术,收成无望,土地荒芜;遇上天旱水涝,颗粒无收,衣食仍然无着。村民还是穷的越穷,富的愈富;穷者卖田,富者囤地,农村又现两极分化。父亲在乡政府指导下,组织十几户缺劳力缺技术农户,成立了帮工互助组,那年粮食喜获丰收。村民尝到甜头,参加互助组的越来越多。后来成立了初级农业合作社,父亲被推为合作社社长。社员以田地、耕牛、农具等生产资料入社,实行集体生产,按股分红。
1956年夏,禾苗正待抽穗揚花,老天持续几十天未下雨,村里塘干沟枯,禾田裂缝。父亲带领全社社员,调集二十多条脚踏水车,组成水车长龙,翻越半里山坳,在蒸水河挖沙凼车水浇灌稻田,不仅保住禾苗,还喜获大丰收。那些耕牛农具齐全,田地靠近水边便于灌溉、思想保守死也不肯入社的富裕农民,看到了农业合作社集体的优越性,纷纷找父亲要求入社。1957年,初级社转办成高级社,父亲当上高级社社长和党支部书记;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父亲先后担任大队长、大队党支部书记。

<三>

1958年秋收过后,蒸水河畔石湾忽然热闹起来。石湾山上,炮声隆隆,开山凿石 ;石湾山下红旗猎猎,彩旗飘扬,喇叭高歌,人流如潮;河滩上独轮车穿梭,水车吐沫,号子声声,夯声震耳。公社成立“石湾拦河坝建设指挥部”,组织近万人冬修水利大会战,拦河筑坝,围沙蓄水,治理蒸水水害。父亲参与指挥部工作,带领全大队社员投入大会战,用肩扛人拉石头的拼劲,日夜奋战半年。次年春讯前,蒸水河上建成一座宏伟石筑拦河大坝。后来,父亲在“农业学大寨”精神鼓舞下,自筹资金(春节期间,晚上带领青年社员舞狮、耍车马灯得到的红包钱),利用拦河坝蓄水,装上二台水轮机抽水,带领社员开沟修渠,将蒸水引入田垅,田地从此旱劳保收;筑堤垦滩,将洪涝冲积形成的100多亩荒沙滩复垦成良田;在开山凿石形成的山坡上开出梯土,栽上齐橙和密桔。
1964冬,父亲到省城长沙参加全省农田基本建设先进表彰会。回来时,捧回一张“湖南省农田基本建设先进单位”金光闪闪大奖状。父亲第一次去省城,第一次见到大领导,感到无限荣幸。父亲兴奋地对我们说:
“我们县只有二位代表参加,省里大官省委副书记李瑞山亲自为我发奖状哩!”
我们并不知道省委副书记到底是多大官,但都为他能上省城开会感到自豪和骄傲。父亲不无遗憾地说:
“生活太好了,有些菜见都没见过;住在烈士公园旁边的湖南宾馆,地上全部是地毯,走路脚都不敢踩上去呢!”
从省里回来后,父亲工作干劲更足了。66年,大队买回一台二手发电机,利用水轮机发电,村里家家告別了煤油灯,第一次用上电灯;70年代,大队又建成翻砂厂,组织能工巧匠为城里大工厂生产配件,产品畅销湖南各地;用积累资金买了一台东方红四轮拖拉机,既下田耕地又上路跑运输。社员劳动强度减轻,耕地效率质量提高;后来又买了货运汽车,既为社员运输生活用煤和肥料种子等生产资料,又为大队工厂运料送货。
正当父亲踌緒满志,准备扩大队办企业,选调一批年青人进工厂时,上面说要分田单干,工厂、农机具、果园、林木都要承包到户。如同当头浇一盆凉水,父亲心里无论如何也想不开,成了一条死疙瘩。

<四>

分田单干第二年,父亲六十岁,向公社提出辞呈。公社书记再三挽留,他死活不愿继续干下去。2007年农历四月二十七日,父亲因病突然去世,村民闻讯,络绎不绝自发前来吊唁。有些村民还千里迢迢从外地赶回,在父亲灵前失声痛哭。出殡那天,送葬队伍长达一里多路长。父亲去世时,离开村支书岗位已有二十多年,仍然如此受人尊敬,我们兄弟既感动,又迷惑。
"满爹爹为村里办了很多好事,社员有难从来都乐意帮忙,为人正直廉洁,从不收人礼物。”
村里有个叫四嫂的村妇赞赏父亲的这番话,使我想起父亲和母亲的一次争吵。
1972年中秋,我携一家子回到了家。那天,父亲同母亲争吵得非常凶火,起因为一袋四、五斤重花生。父亲发現家里有袋花生,向母亲打听,知是四嫂送来的。父亲一听火了,指责母亲不该收人礼物,要母亲马上给四嫂送回去。母亲感到委屈,说自己再三拒收不成,碍于情面收下后,向四嫂回赠了两斤白糖。母亲强调,花生和白糖钱差不多,礼尚往来,没沾便宜,坚决不愿退回去。
四嫂夫妇原是本大队人,后住外大队,要求回迁老家。四嫂全家迁回,牵涉到口粮分配。村里人多地少,事关社员切身利益,个别干部和社员不同意。父亲请求公社做好两个大队之间协调,自已反复向大队干部、生产队社员做思想工作,四嫂一家才如愿以偿。这几斤花生,是四嫂对父亲表示感谢。父亲严厉地对母亲说:
“替人办事收受礼物,这叫受贿,轻则党内处分,重则开除党籍坐牢。你收礼是想将我送进牢房啊!”
提及进牢房,母亲感到问题严重。她清楚地记得:农业合作社时期,有位社员的女婿是外乡信用社干部,女儿每次来看父母,不是红枣炖猪脚,便是黄芪清蒸鸡。母亲埋怨说:
“看人家女婿几多好,你送了什么给你丈老子和丈母娘?”
父亲听后,装聋作哑不答话。没过一年,那人的女婿被关进了牢房,据说是贪污。父亲对母亲说:
“你不是羡慕別人女婿吗?不会也想让我去贪污坐牢吧!”
从那以后,母亲再也不敢在父亲面前说攀比的话。 今天父亲又提到坐牢的事,她已无话可说,只好亲自将花生送回四嫂家,倒贴了两斤白糖。
父亲常常告诫我们兄弟:
“做人不要好高婺远,要脚踏实地;不要贪财图利,要老实做人。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三反五反,整风反右,反浮夸风,小四清等,别人吃不下饭,睡不了觉。我能吃能睡,心里轻松坦然。”
父亲不仅清正廉洁,而且开明豁达。他在村里任职三十多年里,重视教育:文革期间自筹资金搬迁本大队学校,千方百计保护学校教师免受批斗;重视人材输送:村里高中以上优秀青年,大多送进大学或工厂。我们大队复退军人都进了工矿企业,当上人人羡慕的工人,连邻村的村民都佩服满爹的为人。这些人感谢父亲的培养,只要一回到老家,一定要去看望父亲。

<五>

父亲退下后不久,水轮发电机和碾米机卖了,水轮发电机房摇摇欲堕;茶园和橘园荒芜,杂草丛生;翻砂厂私人承包经营不善,也倒闭关门;竹杉林木砍伐贻尽,剩下光秃秃山头;村里干部工资补贴又重新走上向村民摊派上交的老路。
父亲退后的那些年,时常还到村里各处走走,每每看到破败的場景,暗自忧伤流泪。逝世前的那个月,父亲已染病在身,要我陪他在村里走了一圈。老人见到他,都围上来向他问长问短。看到坝垮泥淤的沟渠、山塘,杂草丛生的荒芜水田,父亲摇头长叹说: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田地是农民命根子。如今命根子都不要了,怎么行啊!”
看到荊棘丛生的果园不见果树,茶园不见茶叶,黄花菜不见蔸苗,水轮发电机房破败萧条,连连顿足长叹:
“败家子啊!败家子啊!”
父亲郑重地嘱咐我说:
“桂儿啊,我今后死了,就埋在这石湾山上,让我守着拦河石坝,别让它垮了,别让蒸水再为害两岸乡亲!”
万万没有料到,二十多天后,父亲突然离世。当时在家里服侍父母的我如五雷轰顶,肝肠寸断。时至今日,每每回忆,仍然愧疚莫及,泪如泉涌。
如今,父亲和母亲都长眠在石湾山上,守着他亲自参加指挥修筑的石湾拦河大坝,守着他为之奋斗的社会主义建设成果。


















父亲的遗憾 - 邵东论坛 - 125311n1oultxrrb87r88r.jpg
父亲的遗憾 - 邵东论坛 - 125312yun6hwsyp8kgihi8.jpg
父亲的遗憾 - 邵东论坛 - 125312nawawvsup2popyw0.jpg
父亲的遗憾 - 邵东论坛 - 125312iqfvfz0z0f1opmpz.jpg
父亲的遗憾 - 邵东论坛 - 125312uktbc4u4kbbyt2j0.jpg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好搜中搜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